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星空下的天使☆

天使在人间,我是落入凡间的精灵~

 
 
 

日志

 
 
关于我

天津卫视王者归来来杨钰莹模仿秀冠军,湖南卫视百变大咖秀“小钰莹”,湖北卫视挑战女人帮帮女郎。广告,活动,演出邀请,请联系经纪人林先生18710149167 。非诚勿扰! 谢谢!

网易考拉推荐

激情退去,婚姻里还剩下什么?  

2009-11-23 10:14:42|  分类: 情感美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涛和萍是我相识多年的朋友,曾经有着令人羡慕的幸福婚姻,然而,当日子平淡得像自来水一样无色无味地流淌过去。涛与萍之间的感情也随着时间的往前推移,渐渐平静了下来,那种初恋时的热烈与新婚后的奔放终于不再,平静得就像一潭死水。每天等待他俩的就是起床、上班、下班、回家、做饭、吃饭、看电视、上床睡觉、再起床、上班、下班这样一种周而复始的、呆板的循环。就连夫妻之间正常的性生活,也是那么程式化,义务化,以致最后有了一种勉强的意思。

     涛不寒而栗地感到了他们夫妻之间潜在的感情危机,感到了“结婚是爱情的坟墓”这句俗话中所包含的真谛。涛想努力地挽救他们夫妻之间的这种与日俱增的冷漠,也曾试了几种方法,如邀妻子一起外出看电影啦,假日里夫妻双双逛商场、游公园啦,遗憾的是一切的效果都不明显,他越是从中设法寻找出口,越是让他俩感到一种做作的虚伪,感到了一种人为雕凿的痕迹。唉,怪谁呢?只能怪他们两结婚三年了都还没有宝宝的原因吧,也许,有了爱情的结晶后,他们的日子便不会像现在那样寡淡无味、刻板枯燥了吧!

     涛与萍之间的冷漠越来越明显,他们已到了谁也不想和谁多说一句话的地步,萍每天出门去学校上课,发扬她那舞文弄墨的特长,把她要给丈夫说的话都写在纸条上,压在桌子上的杯子底下。甚至连个手机短信好都懒得发。

     于是,身为作家的涛灵感便在困惑中陡然闲亮,一个极妙的念头使他亢奋了起来。不是说小别胜新婚吗?涛便想与萍暂时分开几日,尝尝这再次新婚的甜蜜,从而把他们俩之间已明显疏远的关系拉近些,拉得密切些。

     涛立竿见影,说到风就扯篷,趁萍上班去后,在餐桌上放下一张字条,然后拿了几件换洗的衣服匆匆出门去了。

    其实涛没走多远,就在距家不远的地方选了个旅馆住了下来,站在旅馆房间的阳台上,他可以远远地望见自己家里的楼窗。他准备就这样在这个与家遥遥相望的地方熬过他为自己精心设计的三天。

    当天夜晚,涛便站在阳台上,向自家的楼窗眺望。毕竟是他与萍共同筑起的爱的小巢,一种无以名状的迷惘与酸楚感,盘旋在他的心田。然而,奇怪的是家的窗户里还没有灯光,萍应该早就下班回家了啊,涛感到诧异。

     这天夜晚,涛一直在阳台上愣愣地站立到深夜,才带着种种疑虑回房睡觉。莫非萍回娘家去了?但萍的娘家就住在同一个小区里,只隔着几栋楼房的距离,走路半个小时就可打个来回了,难道她今夜是住在娘家了不成?

    涛一夜无眠。

    第二天夜晚,涛干脆在房间阳台上放了一把椅子,然后一边抽烟,一边喝茶,定定心心地观察着自家的动静,等待着自家楼窗里的那盏灯光的亮起。

    然而,令涛百思不得其解的是,这夜他家楼窗里的灯光始终没有亮起。涛的心里再也跳实不下来了,他决定连夜打道回府,侦察一下,看看妻子这两天究竟怎么了?她到底是上哪去了?

     涛耳闻着电视机里的主持人向各位观众道过晚安后,便从阳台上站了起来。就在这时,突然,一声熟悉的叹息声传入他的耳朵。涛循声望去,但见紧邻他房间隔壁阳台上,隐隐约约站着一个女人,居然像极了妻子萍!

     涛这一惊非同小可,但是,不等他定神观察,那女人便一转身,回到了自己的房间,而且不再出来。

     涛这一夜依然难以入眠。

     迷迷糊糊中醒来,已是第三天上午。涛一看表,已是上午九点多钟,这时候萍早已去学校上班了。困扰了涛整整两夜的疑问,使他再也难以安静下来,他决定趁这空档回家看一看真伪,家里究竟发生什么事了?萍究竟上哪里去了?

    涛出了旅馆便三步并作两步回家。家里空无一人,忽然,涛在自己的床头柜上发现了一张纸片,一张压在电话机下的纸片,上面留有妻子的一行秀丽的字迹:“涛,我出差去了,三天后即归,你一切自己保重。萍于即日下午二点。”

    原来是这样呀!怪不得这两天家里没有丁点灯光,原来萍也出差去了呢。真是无巧不成书啊,平时我不出差她也不出差,这回我一出差她也出差了!早知道这样,我此翻的“出差”大可不必与萍的出差重复在一起的呀。那么,萍也应该知道我先她出差的呀,难道她没看见我放在餐桌上的纸条吗?

    涛感到好生奇怪,便四下寻找。这不寻也罢,一寻找便让涛的一双眼睛瞪成了两只鸽蛋:那天涛放在餐桌上的那张纸条,此时此刻正躺在不为人注意的大衣柜的下面呢!一定是萍的恶作剧,由此推理,萍是绝对没有看见自己这份精心炮制的杰作的。

     涛感到好生扫兴,在家闷坐了半天后,重又回到自己下棍的旅馆:反正萍不在家,旅馆的住宿费都已交清,自己干脆再在这里住上最后一夜,等明天再回家去。

    涛草草吃过晚饭,看过了晚间新闻,走上了阳台。 他为自己精心策划的一场阴谋的破产感到既好气又好笑,早知萍也在那天下午出差的话,自己是无论如何也不肯“出差”的,真是劳命又伤财。正在这时,又一声他极为熟悉的叹息蓦地送入他的耳畔。。。。

    涛在顷刻间成了一桩泥塑木雕,因为他明明白白地看到,清清楚楚地听清,在隔壁阳台上站着的不是别人,正是他的妻子萍!

   涛什么都明白了,忍不住心潮澍湃,随之两眼也模糊了。

  评论这张
 
阅读(227)|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